<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hxfn"><strike id="vhxfn"><thead id="vhxfn"></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vhxfn"><dl id="vhxfn"></dl></menuitem>
<var id="vhxfn"><video id="vhxfn"></video></var>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menuitem>
<cite id="vhxfn"></cite><var id="vhxfn"></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var id="vhxfn"></var></video></cite><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var>
<cite id="vhxfn"></cite>

2451萬京醫通用戶在等待白衣騎士

擁有龐大用戶數據,卻始終無法完成造血的京醫通,如今深陷股權糾紛。

4月19日上午,北京朝陽區大悅公寓2單元904的前臺和住在804的租戶,迎來了好幾波前來打聽“京醫通”的陌生人。

工商信息顯示,京醫通的運營方——北京怡合春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怡合春天)的注冊地為大悅公寓的8層2單元904,怡合春天于2020年12月21日搬到這里。但記者到該地后發現,這里并沒有京醫通相關的任何標志,也沒有找到8層樓的904號房間——該樓8層沒有904,9層的904是一家美容院。

4月18日晚,一則關于“京醫通即將停運”的文件在網上流傳。文件稱,北京銀行作為京醫通線上系統的出資方,拒絕履行出資義務,公司已無法獨自負擔這個公益項目,京醫通線上系統將于4月20日9時起正式停運。

該文件一出,很快事件中的各方立馬出來表態。

首先露面的是北京市衛健委,19日凌晨1點多,市衛健委稱,前期已關注到此事,正指導當事方積極解決糾紛。19日上午,北京銀行也出來表態,稱已收到怡合春天關于“京醫通”停運的通知,將進行積極溝通,確?;颊哒>歪t。當日,《中國企業家》多次聯系北京銀行,但截至發稿,對方未予回復。

目前,京醫通沒有自己的App和網站,提供服務的渠道主要通過微信公眾號和小程序?!吨袊髽I家》統計發現,京醫通目前已開通29家醫院,另有5家處于正開通中,2家處于維護中。已開通正運行的22家醫院,包括北京同仁醫院、首都兒科研究所(簡稱兒研所)、北京婦產醫院等。其中兒研所和積水潭醫院,目前均未開通官方掛號渠道。而積水潭醫院,排在其第一位的推薦掛號渠道,就是京醫通。

這也意味著,一旦停運,這22家市屬醫院的掛號、劃價收費等服務,又要從線上重回線下,北京市民已使用多年的就醫惠民工程就此戛然而止。

“之前都是在京醫通上掛號,要是停了,也不知道用其他什么方式去掛號?!币晃患易〕枀^和平家園的年輕女士告訴記者,今年她通過京醫通在安貞醫院掛號進行核酸檢測了5到6次。

家住西城區50多歲的趙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不知道京醫通可能下線一事。他習慣使用京醫通,但如果京醫通下線了,對他影響不大,因為它可供選擇的醫院不夠多,他會轉戰114。

4月19日晚,怡合春天發布公告稱,將與北京銀行協商解決問題,協商期間京醫通正常運行。20日早上,記者點開京醫通進行測試,發現仍在正常運行。

抓一手好牌,曾被廣為看好

最開始,京醫通只是一張卡。

2012年4月21日,北京市醫院管理局與北京銀行合作簽約關于“京醫通 ”的揭卡儀式,在北京友誼醫院舉行。

京醫通卡,主要面向北京市非醫?;颊呒巴獾貋砭┗颊甙l放,解決的是在北京沒有醫??ㄒ约巴獾叵雭肀本┛床≌叩男枨?。

資料顯示:患者可持“京醫通”卡在原有掛號、繳費、檢查、取藥等環節節約大量排隊等候時間 , 并通過卡內存儲的就診信息和費用信息實現跨院就診和費用結算。隨著推廣進程, 患者在任何一家市屬醫院辦卡 , 即可在其余市屬醫院就診、繳費。

直到現在,微信公眾號上,京醫通的認證主體還是“北京市醫院管理局”。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市醫管局掛牌成立于2011年7月。成立后,該局推出了諸多改革措施,諸如醫藥分開、公立醫院托管等。該局被更名為醫政司之前,于魯明是北京市醫院管理局的負責人。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于魯明在醫管局工作期間,推動了“醫藥分開”,建立“學科協同中心”,建立“北京通京醫通”預約掛號平臺,推出不少方便患者就醫的舉措。

但4月16日,據中紀委通報,北京市政協副主席于魯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15年,“移動互聯網+醫療”蓬勃發展,京醫通也加入到變革中。同年4月,醫??{入京醫通系統在北京世紀壇醫院進行了試點,實現了微信預約掛號,6月實現了微信付款。

優質的資源和龐大的用戶群體,在當時的估值邏輯下,讓京醫通完全不用考慮眼下的資金問題和造血能力。

一位接近北京銀行人士告訴《財新》,北京銀行從2000年開始與北京衛生系統合作,投入了數十億元。京醫通最開始只有北京銀行參與,資金結算、收款等業務與北京銀行獨家合作;但隨著京醫通覆蓋的醫院范圍越來越廣,其他銀行通過各種渠道參與進來,變成大家一起“分蛋糕”。

但也就是在這一階段,各大醫院自己開始開發相應的app。

2014年7月19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微信公眾號上線,患者可以通過微信公眾號進行預約掛號,在當時這是北京首家。北京大學微信公眾號是由掛號網提供技術支持。2015年9月,北京協和醫院APP上線,這款軟件由北京協和醫院主導,恒生蕓泰網絡公司合作開發。

也是在這個階段,怡合春天開始了它的第二增長曲線。

2014年9月,怡合春天啟動了本木醫療項目,開始針對B端的醫院,推出付費服務。服務體系包括了,分診導診、醫療信息、門診、住院服務、互聯網診療、消費醫療、智能硬件、醫院開放平臺、醫生開放平臺等。

其官網中這樣介紹自己的優勢:成本更低、速度更快、運營更平穩。而這些優勢便是建立在京醫通龐大的用戶基礎,以及多年與市屬醫院合作的經驗中。

2015年4月29日,北京銀行向騰訊提供了100億元的授信,主要就為了實現京醫通和微信的對接,將醫療業務延伸到個人移動終端。

2015年是“移動互聯網+醫療”的關鍵一年,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頭部互聯網企業進入醫療醫藥行業。據《中國企業家》不完全統計,僅2015年1月-6月,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參與的醫療醫藥項目,就有近30起。

而騰訊與北京銀行合作“京醫通”項目,在當時也被廣為看好。

據媒體報道,雙方將圍繞京醫通項目、第三方支付、集團現金管理、零售金融等領域開展業務合作。京醫通微信公眾賬號的開通是京醫通平臺首次與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對接,也被視為“互聯網+醫療”的一次重要嘗試。

據悉,早在2015年,北京15家市屬醫院已全部用上了京醫通卡,并建立起了醫療服務項目價格信息管理平臺。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作為北京非醫?;颊吆屯獾鼗颊邟焯?、就診的重要入口,目前京醫通合作醫院已經達到29家。2020年11月,北京銀行董秘劉彥雷曾透露,“京醫通”卡累計發卡數量已經達到2451萬張,市屬門診預約率近90%。

但擁有龐大用戶數據,卻始終無法完成造血的京醫通,如今深陷股權糾紛。

深陷股權紛爭,盈利模式成謎

4月18日晚,與《停運通知》先后在網絡中傳播的,還有一份落款為怡合春天的《關于京醫通合作項目的最后一次緊急情況匯報》的文檔。

《緊急情況匯報》詳述了怡合春天與北京銀行這一糾紛問題:“在系統建設之初,北京銀行反復承諾其作為京醫通項目的出資方(依據原北京衛生局和北京銀行簽署的合作協議),會承擔關于京醫通線上系統的運營經費?!?/p>

“現因嚴重缺乏資金對京醫通線上系統進行運營和維護,京醫通線上系統存在隨時被迫停運的風險, 且已迫在眉睫?!痹搮R報中還提到了北京銀行除了前期支付了極少量的費用外,近年來一再拒絕支付運營經費,京醫通運營7年來單方面投入超過5億元,導致公司彈盡糧絕,京醫通線上系統即將被迫停運,期間的運營費用主要來自對外借貸及股東借款。

另外,該匯報在結尾處留有馬駿的聯系方式。記者撥打該聯系方式,但對方表示:“我現在不方便?!?/p>

據豹變報道,北京銀行和怡合春天,雙方謀劃以“曲線救國”的資金解決途徑。為配合北京銀行出資更順利,怡合春天需要尋求國資股東身份,北京銀行介紹了中國青旅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青旅實業)為其投資,其央企身份可以為怡合春天背書,但只能平價出資,雙方最終達成協議。

根據2018.京0105民初15755號裁判文書中顯示,2017年,中青旅實業與怡合春天雙方簽署了《增資擴股協議》,約定協議生效后15個工作日內,中青旅實業將增資款10200萬元打入怡合春天賬戶內,怡合春天增資擴股后,注冊資本由5000萬元增加至15200萬元,中青旅實業持有怡合春天67.1%股份。

另外,雙方還對公司的管理運作方面進行了約定——增資后,馬駿保證對持股平臺眾翰合伙企業和眾誼合伙企業的實際控制權;怡合春天的董事會,固定為三人:一人是中青旅實業委派;一人是馬駿;另一人則是職工代表大會選舉職工代表擔任。

根據發布于2020年8月6日的判決文件顯示,怡合春天的工商變更已在2017年9月12日完成,但中青旅實業僅向怡合春天公司支付了5480萬元的經營資金,尚有5520萬元始終未予支付。但這之后,再沒有資金進入公司,而中青旅實業已經坐擁67.11%的股份。

工商資料顯示,2014年9月18日,怡合春天注冊成立,注冊資本為3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馬駿。2017年9月12日,其法定代表人從馬駿變更為李興錄,李興錄為中青旅實業董事長。而到了2021年6月8日,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由李興錄變更為馬駿。

一來一回之間,除了怡合春天內部持續多年的股東糾紛外,還透露了公司資金不足、盈利模式受困等多方面原因。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找到了多份與怡合春天內部股權糾紛相關判決書。

第一場官司發生在李興錄成為怡合春天法定代表人5個月后。2018年2月14日,馬駿向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訴訟,認為怡合春天在2018年1月召開的兩次股東大會,召集程序違法,要求撤銷這兩次股東大會中的決議。

要求撤銷的決議,包括但不限于同意對《公司章程》進行修改、同意董事會設立5個席位、延期進行表決等內容。而這次判決,以馬駿獲勝告終,法院撤銷了怡合春天這兩次股東大會的決議。股權糾紛暫告一段落了,馬俊拿回來了。

中青旅實業和怡合春天的合作,本來就是各取所需。

根據相關判決書顯示,2017年7月31日,中青中聯公司、怡合春天公司、馬駿簽訂《合作框架協議》,協議中包括了雙方簽訂的對賭協議,也明確了雙方合作中各自需要扮演的角色。在工商信息里,中青中聯公司是中青旅實業的全資子公司。

對賭協議中提到:中青中聯負責公司的投融資事宜,對怡合春天科技提供資金及授信支持,對怡合春天科技所有融資提供無條件擔保,保障其資金流動性及資金安全。怡合春天科技原運營團隊繼續負責公司的運作經營。馬駿作為怡合春天科技的實際經營管理人,保證公司近三年內每年的凈利潤不低于5000萬元。

2017年12月20日,馬駿通過郵件和書面文件向李興錄提出離職申請,同時提交《離職交接文檔》。但該離職文檔當時并未獲李興錄同意。據李興錄表示,馬駿要求辭職后的一年來,公司經營虧損加劇,馬駿以停運系統為要挾,要求大股東無條件提供資金。

從執行情況來看,雙方都未實現承諾。核心關鍵便在于,京醫通這個項目一直在虧損。這場聯姻,最終以失敗告終。同時,也把自身造血能力存在問題的京醫通拖入了深淵。

打通醫療資源,為患者提供免費掛號服務是京醫通的主要作用。京醫通本身不通過掛號服務收取額外的費用,產品頁面也嫌少見廣告。未來如何提高自身造血能力,則是擺在馬俊面前的嚴峻考驗?!矩熑尉庉?慶華】

來源:中國企業家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京醫通運營方究竟是誰?記者實地探訪怡合春天
2451萬京醫通用戶在等待白衣騎士
京醫通還能用嗎?運營公司回應來了!
“京醫通”將停運?北京市衛健委回應:運營方和出資方理性解決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