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hxfn"><strike id="vhxfn"><thead id="vhxfn"></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vhxfn"><dl id="vhxfn"></dl></menuitem>
<var id="vhxfn"><video id="vhxfn"></video></var>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menuitem>
<cite id="vhxfn"></cite><var id="vhxfn"></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var id="vhxfn"></var></video></cite><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var>
<cite id="vhxfn"></cite>

多了個折疊屏,就想騙我換手機?

以前換手機比換衣服還快,現在換手機殼比換手機還快。折疊屏和旗艦機盡管在手機市場上風生水起,但也吸引不了消費者們換手機的欲望。

“你有多久沒換過手機了?”

這句原本只活躍在數碼圈之中的“禮節性問候”,最近突然成了社交平臺上的熱搜話題。一眾拿著手機發掘互聯網新鮮事的年輕人們,開始回憶起手里巴掌大小的手機到現在為止已經陪伴有多少個日日夜夜。

《三聯生活周刊》在微博發起的一則投票中,有59%的人投了“兩到三年”,21%的人投了“一年”。甚至有年輕人2017年秋天連夜排隊搶購的iPhoneX,現在內存才用了一半多一點。

此類現象卻并非個例。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用戶的平均換機周期已經超過31個月;Strategy Analytics則稱,中國用戶的平均換機周期為28個月。至于海外消費者,換機時間則更為長久,普遍在35-40個月。

這和幾年前人們為追求潮流“一年一換機”的局面,顯然完全不同——2016年有網民在天涯社區里說,自己身邊的朋友都是一年換三部手機,接著就有人在帖子下方感慨道:“現在換手機比換衣服還快?!?/p>

但和智能手機百花齊放的黃金年代相比,這幾年新上市的手機濺起的水花卻難以吸引消費者,同時也難以在市場上激起更強的活力。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以下簡稱“信通院”)最近發布的《國內手機市場運行分析報告》顯示,2022年2月,國內市場手機出貨量1486.4萬部,同比下降31.7%,其中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1278.3萬部,同比下降34.7%。

一邊廂,各大廠商的新機型在一個接一個地排隊亮相,發布會的檔期已經安排得滿滿當當;而另一邊廂,曾經是年輕人“社交硬通貨”的智能手機,如今卻成了年輕人社交圈子里“閉口不談”“無話可聊”的冷場話題。

手機怎么就“無話可聊”了?

之所以“無話可聊”,是因為現在的手機攻城略地、占領市場的方式,實在是太千篇一律了:

去掉按鍵、耳機孔只剩屏幕的全面屏,沒有最大,只有更大,可以搞個高度一致的劉海,或者抬一抬價格做成旗艦機,玩大點的還能設計成折疊屏,提前“擁抱未來、迎接風口”。

后置攝像頭的精細程度不僅能堪比顯微鏡、望遠鏡,數量也一個比一個多,靠攝像頭湊幾對筒子都不是難題。

唯一有點吸引力的機身配色,不加點修飾詞也不好意思擺上臺面,更不用說在社交好物分享平臺上走紅的“蒼嶺綠”“克萊因藍”“極光紫”了。

這些“吸引點”似乎成了當下組成智能手機的通用公式——只要有這三個基本要素,然后再打磨一下性能參數,那就已經可以出街上市了。

盡管這些新機型被描述得天花亂墜,但在消費者眼里,它們頂多就“圖個熱鬧”,掀起一波有新鮮感的水花之后,很快就被各路吃瓜群眾拋到九霄云外之后了。

畢竟和數年前發布的新機型經常引起關注相比,現在的手機創新能力已經到了天花板——要么瘋狂給手機堆硬件,或者給那塊大無邊際的屏幕打磨打磨小數點后兩位,要么就在設計上來回把玩,直邊圓邊來回切換,指紋去留隨心所欲,順便在軟件更新的時候給手機降降頻。

至于曾經備受關注的新機發布會,也變得越來越高度模塊化和同質化。事先選一個有文藝范兒的場地,用一套高大上但不失簡潔的PPT模板寫內容,開頭先介紹一下處理器、屏幕、攝像頭、充電速度,然后給新機型跑個分,中場環節請來脫口秀演員來暖暖場,之后再介紹下5G手機、懟一懟友商,等到最后才揭幕消費者最關心的價格。

然而在等到揭幕價格之前,守在線上遠程觀看的消費者們不是已經昏昏欲睡,就是“看完之后就沒了買的欲望”,還不如給手里已有的手機換個手機殼。

更不用說不知道什么時候興起的“營銷創新”,打著節能環保的噱頭,卻把手機配件拆開來賣兩次的奇葩操作了。

除了讓消費者摸不著頭腦,還是讓消費者摸不著頭腦。唯一有明顯變化的,就是買完配件之后變癟了的錢包。

“既吸引不了我,也不便宜”

不像過去發布的智能手機能顛覆性地影響整個社會,當下手機的創新能力到了天花板,已經是整個行業肉眼可見的事實。

1992年,IBM和南方貝爾(BellSouth)聯合研制的第一款智能手機IBM Simon正式亮相。這款手機在設計上非常超前——沒有物理按鍵,輸入全靠手寫筆和觸控,第一次兼容應用程序。

在當年大哥大都還是手機界霸主的年代,這款顛覆性設計的手機一經面世,很快就引發轟動。盡管這臺智能手機鼻祖因為價格和適用性問題,撬動市場的能力十分有限。但它還是開創了智能手機的先河。

新世紀之后,智能手機開始在消費市場里百花齊放。諾基亞、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黑莓等品牌爭奇斗艷,推出的新品幾乎就是過去從未見過的版本。

諾基亞在這其中更是成了早期智能手機的霸主。搭載的塞班系統不僅上手無門檻、老少咸宜,隔三差五就推出的時尚新造型更是收割了少男少女們的心。水滴狀的、樹葉形的、刀形的,乃至旋轉屏的、側推蓋的、五彩繽紛的、鑲嵌著皮革的……只要擁有一臺諾基亞的智能機,就能成為社交圈子里的一哥。

智能手機真正的黃金年代是在2010年。這一年,iPhone4官宣上市,內置的iOS 4系統搭配A4處理器,在操作體驗上遠超當時主流應用的塞班。加上配置Retina顯示屏、500萬像素鏡頭和漂亮的外觀,上市后僅僅三天,iPhone4的銷量就達170萬部,很多人在專賣店門口搭帳篷徹夜排隊搶購。

同樣是這一年,首款第三方安卓系列智能機三星GalaxyS面世,安卓系統的大門緩緩打開,越來越多的數碼廠商加入和蘋果競爭、開發智能手機的行列。

這些新入局的數碼廠商們,不僅直接把諾基亞、摩托羅拉等叱咤手機市場多年的老牌廠商送進了歷史檔案里,2011年入局手機中低端市場的小米,用性價比打敗了盤踞許久的山寨機。

數據統計,2010年全球智能手機的出貨量達到了2.98億部,幾乎是2008年的兩倍,到2013年出貨量突破了10億部。

但也是此時,普通消費者開始對智能手機迭代更新失去了興趣。當能開發的功能都被悉數挖掘,加上互聯網應用和服務日益普及,推出的新機只是在功能上小修小補,對普通消費者而言,換不換手機“也已經沒什么所謂了”。

即便是真的需要換手機,也大多是手機壞了之后的維修費用可以頂一臺新機,或者內存和續航實在不行才“被動更換”。

畢竟智能手機市場已經是紅得發紫的深海,市場上的新機也的確在減少。信通院發布的數據顯示,2022年前兩個月共上市59款新機型,同比下降27.2%。手機的廠商們不是去參與造車,就是想盡辦法把自家的手機打造得高端一些。

而最簡單直白的高端方式,用兩個字就能解決:漲價。

今年2月底,OPPO發布了年度旗艦機Find X5 Pro,榮耀Magic 4也緊接著亮相巴塞羅那世界移動通信大會的會場。兩款旗艦機一個最高配售價人民幣6799元,一個標準版定價899歐元(折合人民幣6210.38元),與上一代相比價格漲幅幾乎達到了30%。

第三方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最近發布的《Canalys2021年度智能手機市場分析報告》稱,2021年智能手機平均售價同比上漲10%。

手機漲價速度格外地快,幾年前能買頂配高端機的價位,現在只能買一臺配置縮水、性能拉胯的中端手機,直接勸退了隔三差五就患上“換機焦慮綜合征”但錢包又鼓不起來的年輕人們。

再加上手機的角色不再只是簡單的通訊工具,而已經進化為人類的“可拆卸器官”。智能化的時代,換手機不僅要導通訊錄、相冊、文件,還得重新設置公交卡、門禁鑰匙、Wi-Fi、鬧鐘,以及各種各樣的賬號密碼,“光想想就頭大”。

折疊屏能救得了手機市場嗎?

盡管手機市場增長預期一年低過一年,市場上的新機也濺不起大水花,但國內的手機廠商們,都不愿意錯失折疊屏這一“紅海之中的藍?!?。

幾天前,vivo發布了其首款折疊屏手機X Fold,加入到了折疊屏手機的競爭行列中。而在數月前,OPPO、榮耀先后發布各自的折疊屏手機OPPO Find N和榮耀Magic V,小米的第二代折疊屏手機據稱也已經蓄勢待發。

折疊屏手機并非今時今日才有的新玩意兒。早在2018年,柔宇科技就發布了首款消費級可折疊柔性屏手機FlexPai柔派;2019年,三星和華為入局市場,在手機市場上刮起了一股新風潮——盡管二者用折疊屏手機打進市場的過程,都并不順利。

市場調研機構Omdia發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智能手機市場追蹤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全球折疊屏智能手機累計出貨量達到了1150萬臺。面板供應鏈調研機構DSCC則預測,2022年折疊屏手機市場的出貨量將達到1750萬臺。

一邊是市場研究機構給予折疊屏手機市場很高的預期,另一邊是消費者對折疊屏手機半信半疑的態度。市面上,一臺折疊屏手機的價格抵得上一臺頂配的高端旗艦機,與其買一臺不知道用起來會有什么風險的“電子玩具”,還不如買一臺頂配的iPhone13 Pro Max。

而那些已經嘗鮮體驗折疊屏手機的玩家,基本都在苦惱折疊形態帶來的“創新的代價”?!罢郫B屏有折痕”已經是最特別常見的硬傷,黑貓投訴【投訴入口】平臺里,還有不少消費者投訴買回來的折疊屏手機出現屏幕故障、漏液、起膠,以及鉸鏈損壞等現象。

“時代財經”報道稱,有手機測評博主覺得折疊屏手機使用“非常不自在”,走在路上不敢打開折疊屏手機,也不敢帶它去水汽多的地方,體驗半個月之后便直接選擇放棄。

也正是因為出現的問題太多,折疊屏手機誕生三年多以來,銷量并未在市場上濺起水花,頂多只能在當下疫情最吃緊的時刻,能夠同時打開健康碼和行程碼方便給工作人員查驗。

IDC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全年中國市場折疊屏產品規模約為150萬臺,在國內智能手機市場中只是一個零頭都不到的小眾產品。

榮耀CEO趙明此前在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表示,普通手機和折疊屏手機都會成為智能手機的主流,2022年折疊屏手機市場可以增長10倍。

但當下的市場成績似乎并不能印證趙明的這番話。折疊屏能不能給手機市場帶來創新,成為沉寂已久的手機市場之中的一條鯰魚,誰都說不準。

沒有人希望智能手機的變化停下來。但科技發展都有一個過渡階段,產品真的能夠得到人們信任、最終成為人們追求更好的信息交互體驗的新玩具,無非只靠“品質”二字而已?!矩熑尉庉?常青】

來源:新周刊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多了個折疊屏,就想騙我換手機?
Canalys:2024年全球可折疊智能手機出貨量有望超3000萬臺
手機存量市場博弈:高端爭奪或更慘烈,折疊手機成奇招
折疊屏將成手機新風口?明年出貨有望破2000萬臺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