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hxfn"><strike id="vhxfn"><thead id="vhxfn"></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vhxfn"><dl id="vhxfn"></dl></menuitem>
<var id="vhxfn"><video id="vhxfn"></video></var>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menuitem>
<cite id="vhxfn"></cite><var id="vhxfn"></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var id="vhxfn"></var></video></cite><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var>
<cite id="vhxfn"></cite>

疫情“逼?!逼嚇I:一輛車差一個零件都沒法生產

從3月28日開始計算,原本計劃停產4天的特斯拉上海工廠,截至4月16日已經停產20天了。GLJ Research研究公司分析師在日前給客戶的說明中預測,特斯拉或于5月中旬才能復工。但特斯拉內部人士對此回復《中國新聞周刊》稱:“現在沒有相關消息?!?/p>

特斯拉全球副總裁陶琳也在4月15日通過微博表示,“最早5月中旬能復工”的說法是謠言。

這次停產是特斯拉上海工廠自2019年末投產以來,停產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保守按照日產2000輛電動汽車來算,特斯拉上海工廠目前已經損失了近4萬輛的產量。如果真的需要停產到5月中旬,特斯拉的產量損失將超過10萬輛。

“如果上海和周邊的供應鏈企業還無法找到動態復工復產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國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產了?!?月14日晚,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在朋友圈發文。

4月15日,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BG CEO、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 CEO余承東也在朋友圈表示,上海如果繼續不能復工復產,5月份之后,所有科技、工業產業涉及上海供應鏈的,都會全面停產,尤其是汽車產業。

從3月下旬至今,多家企業位于上海的生產基地宣布停產,其他企業、工廠、車間也在艱難保供,未知所帶來的惶恐氣氛迅速蔓延至汽車產業鏈上下游,此前兩年多時間里各企業所摸索過的各類應急方案,在未知的時間線里,仿佛都不再奏效。

從艱難保供到無奈停產

“我已經快一個月沒有回家了?!睎|風科技在滬員工大華是“住廠閉環生產”的一員,“沒想到會住廠這么久,衣服帶少了。不過看到搶菜的新聞,感覺自己不愁吃喝還能工作挺幸運的?!睋私?,東風科技在滬員工共1150人,其中接近1/3的員工為了保供駐守在工廠。

上汽大眾安亭基地的小張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從3月5日開始,采購、物流和制造就迅速協同成立了數百人的跨部門保供團隊,與上汽大眾遍布全國的供應商體系實時調整供應鏈方針,以確保7000多個零部件一個不少?!?月20日晚上8點,收到嘉定區通知安亭鎮3月21日-3月22日的封閉管理通知后,近2000名員工和相關方員工連夜冒雨趕回工廠,2000份后勤保障物資也全面到位。3月21日早上,流水線準時開動?!?/p>

而上汽通用的員工亦表示,面對不少小區被封控管理,各工廠、車間的工作人員都主動留守公司,在辦公室搭起了臨時鋪位。

此次疫情集中暴發的上海、長春是汽車產業重鎮。在產業鏈上下,像大華、小張等“住廠閉環生產”的從業者不在少數。上汽大眾汽車有限公司銷售與市場執行副總經理俞經民此前透露,上汽大眾安亭工廠閉環生產的員工達到8000-9000名。

盡管不少汽車上下游企業的從業人員都在全力保供,采取“閉環生產”的方式最大程度保證業務的展開,但人力短缺和上游原材料的供應不暢也會使得工廠只能維持在較低的產能水平。

隨著時間的推移,疫情對于行業的沖擊不斷加強。越來越多的汽車企業不得不選擇停工停產。

3月28日,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停產;4月1日,上汽大眾關閉部分工廠生產;4月9日,蔚來汽車宣布暫停整車生產;4月13日,長城坦克品牌發布通知稱,受到上海、江蘇、吉林等多地疫情影響,坦克300車型共涉及8家供應商伙伴已經停工、停運……

大眾汽車(中國)CEO馮思翰表示,疫情嚴重影響了大眾的生產銷售節奏?!?月中旬以來,新冠疫情在長春和上海相繼暴發,兩地是我們的合資企業和許多關鍵供應商的所在地,這對集團業務造成了嚴重影響,意味著我們暫時無法滿足大量的客戶需求。我們希望當前的情況能夠得到盡快緩解,使我們可以在未來幾個月中彌補生產延誤?!?/p>

4月9日,在蔚來汽車發布停產消息后,蔚來汽車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斌也在蔚來汽車APP中表示,受疫情影響,3月中旬蔚來已有零部件斷供,靠著庫存支持到上周,近期上海、江蘇等地的疫情導致更多合作伙伴無法供貨,只能暫停生產。李斌直言:“一輛車差一個零件都沒法生產。這個情況也不是我們一家,很多廠商都暫停生產了?!?/p>

隨著何小鵬、余承東先后在社交平臺發文預警,汽車產業的困境更受矚目。據了解,尚未完全停產的部分整車制造廠、零部件制造廠等仍采取“閉環系統”艱難運營,但與多數已經停產的工廠一樣,原材料實際已經斷供,庫存能夠支撐多久,能否在被迫停產之前續供,在產業鏈環環相扣的接力情況下,短期內的前景相當不樂觀。

單月平均產能損失或超23萬輛

作為我國第二大汽車生產基地,上海不僅有眾多整車制造企業在此投資建廠,對汽車產業鏈上下游更是覆蓋甚廣。據不完全統計,上海地區規模以上汽車零部件企業就有超過600家,包括博世、采埃孚、米其林、馬勒等知名汽車零部件企業工廠,再加上小微企業,上海地區的汽車零部件企業多達2萬家以上。

這導致除上海的整車制造企業外,全國多家汽車企業受到輻射影響而降低產能。4月11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陳士華在月度銷量信息發布會上表示:“受宏觀經濟影響,穩增長的任務十分艱巨,今年一季度汽車市場增速同比明顯回落。3月一般是上半年汽車產銷的高峰期,但今年受疫情和芯片短缺的影響很大,當月僅完成223萬輛左右,比正?;蚝侠淼漠a銷量有幾十萬輛的差距。目前來看,4月的產銷數據也不會有很大改觀?!?/p>

數據顯示,3月,國內汽車產銷分別為224.1萬輛和223.4萬輛,同比分別下降9.1%和11.7%;一季度,汽車產銷分別為648.4萬輛和650.9萬輛,同比分別增長2.0%和0.2%。

除了上海零部件企業受疫情影響停產停工的輻射影響外,上海本地對國內汽車生產的作用也舉足輕重。2021年,上海汽車產量達到283.32萬輛,占全國汽車總產量2652.8萬輛的10.7%。這意味著,如果上海整車制造企業全面停產,單月平均損失產能約為23.58萬輛。再加上受限于上海零部件企業供應而停產的其他地區整車廠,損失將無法估算。

對于本就在今年“開年不利”的諸多主流汽車企業而言,無疑更加雪上加霜。乘聯會數據顯示,3月已有多家車企產量出現大幅下滑:一汽紅旗3月產量同比下滑73%,一汽-大眾下滑45.8%,上汽通用下滑31.3%,北京奔馳下滑30.7%,華晨寶馬下滑51%,上汽大通同比下滑34%。

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由于汽車產業鏈長,協同要求高,核心生產和物流基地的停產輻射范圍更廣,受疫情等因素影響,4月的車市產銷壓力仍然很大,汽車營銷環境也更加復雜?!?/p>

多元聯動推動復產復工

事實上,行業的困境并不止于上海。

受疫情影響,車市全年最重要的營銷活動之一,原定于4月的北京國際車展目前已確認延期。按照往年的情況,4月一直是新車上市發布的黃金期,借助車展的集中營銷,為新車型的銷量爬坡造勢。而今年多數廠商的新品上市節奏,已經被一季度的疫情全盤打亂,再加上產能供應不足,企業不得不調整全年營銷計劃及銷量預期。

中證鵬元在發布的一份研報中指出,汽車供應鏈涉及八大制造系統,數萬個零部件,供應鏈條長、管理難度高。同時,汽車行業上下游間實行嚴格的產品認證制度,短期切換供應商難度頗大。作為汽車工業重鎮,吉林和上海本地汽車零部件廠商生產受限,進而又對其他省市下游廠商生產造成影響,對全國汽車供應鏈體系形成沖擊。

面對這一情況,4月15日工信部召開專題會議,傳達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主持召開的保障物流暢通和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專題會議精神,研究落實工作舉措。同日,交通運輸部在相關會議上強調,要統籌部署,全力以赴做好物流保障保暢各項工作。人民銀行也于當日召開會議,傳達國務院專題會議精神,研究部署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加大對物流通暢和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的金融支持。

此前,工業和信息化部裝備工業發展中心于4月11日發布了《關于“汽車產業鏈供應鏈暢通協調平臺”上線的通知》。該平臺主要功能包括:汽車產業鏈供應鏈企業基本信息注冊、問題反饋和留言回復等。通過平臺可對復工復產、物流運輸等方面的實際問題進行信息交流,建立汽車產業鏈供應鏈企業問題訴求與反饋機制,以及時協調解決企業生產經營中面臨的實際困難問題。

與此同時,各企業也在不斷嘗試恢復生產。4月14日,蔚來汽車表示,目前供應鏈略有恢復,合肥生產基地正逐步恢復生產,但后續生產計劃還有賴于供應鏈恢復情況;上汽集團旗下各企業也正在對復工復產準備情況進行排摸,在4月18日開始啟動復工復產的壓力測試;中國一汽紅旗蔚山工廠總裝三線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已經實現單班復產,而一汽-大眾、一汽解放、一汽豐田等工廠也將陸續復工復產。

疫情的不確定性,給汽車產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此外,同步而來的還有原材料價格上漲,芯片供應短缺等一系列困難,從新能源車型開始的汽車漲價潮,已經蔓延到了燃油車市場,行業洗牌大勢無可避免。對于部分弱勢車企而言,渡過了眼下的難關,實現復工復產之后,將要面對的或許才是真正的生死考驗——馬太效應之下,汽車企業間的兼并重組將進一步加速?!矩熑尉庉?周末】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疫情“逼?!逼嚇I:一輛車差一個零件都沒法生產
汽車行業反壟斷首張罰單出爐:湖北對武漢4家寶馬經銷店罰款162.67萬元,最低一家僅15萬元是在逗誰玩?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