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hxfn"><strike id="vhxfn"><thead id="vhxfn"></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vhxfn"><dl id="vhxfn"></dl></menuitem>
<var id="vhxfn"><video id="vhxfn"></video></var>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menuitem>
<cite id="vhxfn"></cite><var id="vhxfn"></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var id="vhxfn"></var></video></cite><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
<var id="vhxfn"><strike id="vhxfn"></strike></var><cite id="vhxfn"><video id="vhxfn"><menuitem id="vhxfn"></menuitem></video></cite>
<var id="vhxfn"></var>
<var id="vhxfn"></var>
<cite id="vhxfn"></cite>

跟快遞員、網點、賣家聊了聊,終于知道我為什么收不到貨

周六下午4點左右,電商園側門,程勇把快遞車開到樹蔭下,停車關電,往座位上一歪。掏出煙點上猛吸一口,緩緩吐出煙霧,仿佛也從身體里深深地嘆出一口氣。本該快遞車川流不息的側門,本該響個不停的接單系統,此刻安靜得只剩程勇手機里傳出的短視頻聲。

這樣“空閑”的日子,程勇已經過了31天,也是他隔離復工后的第19天。

3月9日,浙江杭州新增1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該病例在順豐速運余杭中轉場工作。隨后的3月10日至3月13日8時,杭州又陸續新增48例本土確診病例,均在順豐速運余杭中轉場工作。這一輪由快遞運輸環節引發的疫情,給程勇帶來了一周多的“帶薪假”。按以往的疫情處理速度,隔離結束,快遞業務也將恢復如常。

然而,返崗的程勇發現,快遞停擺的情況變得更糟糕了。

“本來以為復工就好了,誰知道江浙滬這邊疫情越來越嚴重,很多地方收不到也發不出?!闭f著,程勇給小巴看了商家快遞信息群的消息,這是一個由商家及不同公司快遞員組成的微信群,此刻群內不斷有人發出“全網暫停派送城市網點匯總”“系統停發更新”“網點停發表”等文檔。

如同奔流不息的江河,滋養著沿途的植被,快遞員是千萬看不清面孔的存在,他們在各自負責區域流轉,上午從站點接收快遞去派送,下午從客戶處收取快遞帶回站點分揀裝車,每天以“件”為單位獲取1—2元的提成。隨后快遞跟隨物流鏈條,在貨車、轉運中心、網點、快遞員間流轉,盤活整個線上生意。

現在,江河被一座座水壩攔截。

自4月8日起,上海、安徽、陜西、河北、遼寧、西安、河南、山東、浙江等10余個省市高速實施管控封閉,部分收費站出入口暫時關閉,部分服務區也宣布關閉。

另外,據正點財經報道,目前全國超2000個快遞網點停發,快遞物流板塊受到影響。

作為快遞物流鏈條的起點與終點,快遞員們有的被封控在家,有的雖行動暫時自由,卻如程勇般“清閑”。他們所面臨的是收入銳減、失業等危機,而與他們連接的,是同樣艱難度日的快遞網點及損失慘重的電商賣家。

快遞只是物流經濟分支中的一個小環節,但在疫情的持續影響下,整條快遞生態鏈都在經受考驗。

“想開了所有快遞員,自己送貨”

下午6點半左右,程勇帶著今天攬收的十幾個快件回到網點:“以前同事都羨慕我,跑電商園那塊區域,攬收多,每一個件我能有2塊錢左右提成。但這一個月收入比之前少了有上萬元?!?/p>

到達網點,程勇根據收貨地址,將快件進行區域分揀,小巴注意到,有一部分快遞被統一堆放在了角落,而那邊,已有幾個積壓快件。

“這都是熟客讓我們幫忙寄到上海、江蘇那些地方的,只能等有機會再發,發不出去就先放著?!背逃陆忉尩?。

前文提到全國有超2000個快遞網點停發。發件網點停發,意味著收件網點將無法接收快件,而網點及快遞員絕大部分收入,恰恰源自收件派發。

對此,程勇給我們算了一筆賬:“現在我們每個區域每天都會少四五十個件,每個件派費一塊多,相當于一個月的派件提成就少了三千多?!?/p>

他所提到的派費,即派件費,是快遞發件網點支付給派件網點的派件費用。像通達系這類加盟制度快遞,一般由發件網點付給總部,總部根據全網及各區域具體情況進行調節,支付給派件網點(總部代收代付),再由網點支付給快遞員。

在這一過程中,快遞的運費也在“攬收業務員—發件網點—總公司—收件網點—派送業務員”中流轉,成為快遞生態鏈各個環節,尤其是終端業務員及網點的主要收入來源。

程勇的老板葉露露,是個1994年的寧波姑娘,大學畢業后便跟著男朋友來到杭州,用家里資助的10萬塊錢,開起了快遞站。

“每天早上司機會去分撥中心拉屬于我們網點的貨,然后讓快遞員去送,晚上8點前再把站點收到的件拉去分撥中心發貨?!?針對收發貨流程,葉露露介紹道。

而最近一個月,人員、流程都沒有變化,由此帶來的支出也沒有因疫情影響而減少。葉露露表示,除了4個快遞員每人每月4500元的底薪加上拉貨司機每月6000元的工資外,每月還需支付3萬元房租,向分公司倉庫支付1000元左右的場地租用費,用于租固定場地裝卸貨。另外還有快遞三輪車租金等其他費用。

“我手底下的區域還算可以,以往每個月能有5萬左右純利潤, 現在估計只剩3萬不到了?!比~露露看了眼辦公室外繼續說道,“要是再這么下去,都有點想開了快遞員,讓我家人來杭州我們自己送貨了?!?/p>

在這場快遞停擺中,快遞員、快遞網點收入減少是最直觀的現象,而支撐網點乃至快遞企業基礎收益的商家群體,則是被忽略的“受害者”。

訂單少三分之二,發一件虧一件

在葉露露的客戶群里,有一個頂著柴犬頭像的“阿土姑娘”格外活躍,每天從下午到晚上,閑聊吐槽都少不了他。

雖然微信名叫姑娘,但“本體”卻是個做文玩生意的85后復古男青年。之所以這么活躍,阿土說他已徹底心死躺平:“江浙滬已經發不出快遞了,危險地區也不能賣,生意不好,時間充足,要是不找同病相憐的‘倒霉蛋’們說說話,更焦慮?!?/p>

2013年,文玩行業興起星月菩提投資熱潮,一串普通品相的星月菩提手串,甚至可達上萬元。就是在那個時候,初入職場的阿土決定炒了老板魷魚,創業做文玩生意。

“工作室加上我一共3個人,我們是直接買原材料自己打磨串珠再銷售的。一開始是微信上賣,后來開了淘寶店、抖音抖店,屬于跟著風向走的老電商人了?!卑⑼料蛭覀兘榻B道。

據了解,阿土賣的手串均價200左右 ,正常情況下最高一天銷售額在一萬二左右,最近由于疫情原因快遞停發,直接導致交易額減少三分之二,成交率減少四分之三。

除單量較少外,即便快遞能順利寄出,在運輸過程中同樣存在無法防范的風險。

4月4日,央視新聞報道北京朝陽區新增5例陽性病例。4月9日,北京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4例,均為確診病例;朝陽區1例、豐臺區3例。隨即,北京本地寶發布北京三區具體范圍,作為快件通往北方的重要集散點,位于豐臺區的北京南站同樣在封控區內。而此時阿土寄往河北的一串手串,已在北京南站中轉站等待了一周。

“我寄出的時候收貨地是沒問題的,到北京有疫情,因為消毒之類的管理,速度慢,也能理解。誰知道最后干脆封控了,這一等估計十幾二十天,手串肯定會反油變花,就貶值了?!碑攩柕娇爝f停發管控帶來的影響,阿土發來了大段大段的“吐槽”。

群內另一個做餅坯生意的賣家,同樣被快遞管控所困。由于商品屬于生鮮,對時效性要求相對較高,一直以來發的都是順豐。

但由于目前防疫要求,消殺步驟增多,導致時效性無法保證,順豐已不接收生鮮快件。冒險發其他快遞,中轉站卡殼、退回等情況層出不窮,往往發一件虧一件。

“大家基本都半停工狀態,我工作室的員工也遣散了,準備回家躺平等待疫情結束吧?!卑⑼磷詈笳f道。

快遞為何“垮”在疫情第3年?

環環相扣的快遞生態鏈打了結。

前文程勇、葉露露都提到,快件的“一生”要經歷包括兩邊快遞員、快遞網點、總部在內的至少5個環節。而在這些環節中,還包含中轉、分發、運輸等多個細分步驟。

一方面,由于多次發生快遞外包裝攜帶新冠病毒導致傳染的問題,快遞在運輸過程中,增加了消殺環節。

據了解,按照《疫情防控期間郵政快遞業生產操作規范建議(第七版)》《浙江省國際郵件快件疫情防控工作指引(試行)》等行業疫情防控制度,浙江快遞行業在抓好進口郵件快件疫情防控的同時,抓好經營國內快件業務的企業疫情防控工作,加強司乘人員的疫情防控,分揀中心、網點場地、車輛都將執行嚴格消殺,作業時間和末端投放均有所延長。

而更重要的是,此次疫情重災區與快遞發達地區的高度重疊。

來看兩張圖,第一張是目前全國累計確診病例地圖,第二張是去年7月全國快遞單量及各地區占比情況。

全國疫情地圖(上)、快遞單量占比圖(下)

全國疫情地圖(上)、快遞單量占比圖(下)

從兩張圖的對比可以清晰地看出,目前疫情最嚴重的東部地區,快遞單量占全國總單量的79%。在東部,有著快遞量連續多年排名靠前的義烏,電商發達城市杭州,通達系發源地桐廬,以及物流樞紐城市上海,據統計去年上海全市累計完成37.4億件快遞。

這就如同在快遞鏈路上打了一個又一個結,快遞從發件方到收件方的過程中,需要不斷解開纏住的線路。

具體來看,受到疫情影響,江浙滬部分地區接連實施封控管理,電商無法處理訂單,倉庫無法發貨。等到電商倉庫解封,各地快遞網點又因中轉站在封控區等原因出現停發的情況。

“現在杭州的韻達就全停了,因為中轉站在被封的海寧市?!比~露露給我們舉了個例子。

與此同時,前文提到多地高速路口關閉,即使貨物能順利發出,承擔物流跨省運輸的貨車司機也連人帶貨被堵在高速路口。

即便最終所有的結都解開,消殺、封控的等待時間,也將導致到達網點的快遞不斷積壓,終端業務員派件運力有限,再一次延長了快遞的時效性。

總結來說,由于快遞物流鏈路的環環相扣,此次疫情暴發地點與快遞發達地區高度重合,導致目前網購的商品,陷入了“闖關式”尷尬境地:

買家下單,賣家倉庫封了;賣家解封,物流網點封了;物流解封,收件方網點封了;收發兩地均解封,路封了……

靜待回暖

對快遞員及網點來說,此時收件,是遭投訴的風險增加;對賣家來說,此時發貨,則意味著虧損。

“我2020年之前開的是另一家快遞網點,因為被網店持續投訴,一個月就罰款20萬,吃不消就關了換了現在這個?!痹诳爝f行業摸爬滾打5年多的葉露露,中途曾換過加盟品牌??爝f行業的投訴罰款,一直都令快遞員及網點苦不堪言。

程勇拿買家最常見的訴求“送貨上門”給我們舉了個例子:“公司規定下午要把當天的貨全部派送完,每天好幾百個件,每個都當面簽收根本來不及。如果按客人要求放門衛或者門口,客人之后打電話問快遞怎么顯示簽收了,或者放哪兒沒找到之類的問題,就算是詢問,負責這個件的快遞員也要罰款100。要是投訴到郵政那邊,那就是500?!?/p>

除此之外,快件遺失、損壞、變質等情況,都會通過責任劃分向收件或派件的快遞員進行罰款,一般來說需要承擔貨品價值20%及以上的賠償,剩下的,則由網點負責。

“現在物流這么慢,保質期短的貨,送到就壞了,那客人就有可能投訴,我們收一個件才賺兩塊錢,賠出去幾百,誰受得了啊?!背逃聡@了口氣繼續說,“現在收件,就是給自己找麻煩?!?/p>

與此同時,物流處處卡殼,就連對時效性要求不那么高的商家也被迫躺平。

阿土告訴小巴,從上個月開始,已有40多件商品發出后停在中轉站,客戶一直收不到貨申請“僅退款”。阿土將貨款退給客戶后,卻無法追蹤快件是否成功退回。往往在幾天甚至十幾天后,中轉站解封,快件自動按原定收貨地址給客戶派送。

這種問題件的發生概率,阿土表示在30%左右:“最近積壓在中轉站的快遞很多,我也曉得找出退回件工作量不小,但我們賣家真的太慘了。干脆像2020年那會兒一樣,全停了,也就死心?,F在每天發快遞都像在賭博,賭中轉站、收件地會不會突然暴發疫情,賭輸了,這筆訂單就可能打水漂?!?/p>

由快遞員、網點、商家在風險下被迫躺平帶來的影響,直接且迅速。

國家郵政局4月2日發布了2022年3月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經國家郵政局測算,2022年3月中國快遞發展指數為251.1,同比下降7.1%,其中發展規模指數、服務質量指數、發展能力指數、發展趨勢指數分別下降1.7%、8.6%、8.1%和39.1%。經營數據上,全國快遞收入預計同比下降 4.4%,而單量、單價預計分別同比下降2.5%、1.9% 。

圖源:國家郵政局

圖源:國家郵政局

時隔3天小巴再次聯系阿土,得知他已回到廬山老家,葉露露則并未開除業務員:“畢竟經營了這么多年,有一定的客戶群,只要需求還在,總會好起來的?!?/p>

事實上,快遞生態鏈卡殼帶來的問題近期已經開始有序疏通。

3月14日,拼多多發布公告,對部分收發貨地址在受疫情影響地區的訂單,實行“延遲發貨暫不賠付”的政策。

3月15日,天貓平臺發布公告,考慮到疫情對商家店鋪經營、物流發貨產生的影響,在全國范圍內暫停延遲發貨的自動賠付。

4月10日,江蘇新聞報道,江蘇省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指揮部辦公室下發《關于進一步做好全省郵政快遞服務防疫情保暢通工作的通知》,強調:

各高速公路出入口、國省干線、城市道路、縣鄉道路不得禁止或限制郵政快遞車輛的正常通行,不得禁止或限制快遞網點正常運行,因疫情防控需要實施區域封控時,對郵件快件投遞人員發放工作證或通行證等。

而在國家層面上,4月11日,國務院發文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全力保障貨運物流特別是醫療防控物資、生活必需品、政府儲備物資、郵政快遞等民生物資和農業、能源、原材料等重要生產物資的運輸暢通,切實維護人民群眾正常生產生活秩序。

具體要求有以下五點:

一要全力暢通交通運輸通道;二要優化防疫通行管控措施;三要全力組織應急物資中轉;四要切實保障重點物資和郵政快遞通行;五要加強從業人員服務保障。

4月13日,小巴將上述文件發給在老家躺平的阿土,他回了個大笑的表情,說:“差不多了吧,再久真吃不消了?!薄矩熑尉庉?周末】

(程勇、葉露露、阿土均為化名)

來源:吳曉波頻道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跟快遞員、網點、賣家聊了聊,終于知道我為什么收不到貨
疫情影響,全國超2000個快遞網點停發
快遞不快了!延誤、物流信息更新緩慢……咋回事?
【3·15】菜鳥快遞抽獎二維碼背后廣告 消委會人士:涉嫌虛假宣傳

精彩評論

?